首页 »

从京西村庄到世界中关村|改革开放40年·北京印迹③

2019/10/10 1:40:23

从京西村庄到世界中关村|改革开放40年·北京印迹③

新中国成立伊始,中关村还是个仅有二十几户人家的村庄。今天,它已名扬四海,有人称之为“中国硅谷”。在这里先后诞生了汉字激光照排系统、超级计算机、高铁运行控制、5G移动通信等一大批关键核心技术和变革性重大科技成果。

 

中关村是我国第一个高新区,因改革开放而生,因改革开放而兴。70年前,中关村的村民以农为生。房屋散落,依坟而建。因北面不远处即是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国家在荒凉的中关村建起了科学城、大学城。一条狭窄的马路附近迅速崛起了八大学院,这条马路因此得名“学院路”。20世纪50年代,中国科学院的第一批科研院所也在此建成。这里逐渐成为了人才知识最密集的地区之一。

 

从中关村到服务部

 

陈春先的一小步,是中国科技改革的一大步。

 

1978年,当绝大数人还陷于后“文革”的“两个凡是”的桎梏中时,陈春先已3次前往美国硅谷,目睹了硅谷超强的科研爆发力。

 

从硅谷回国的陈春先,再次审视他曾熟悉的中关村。他看到中关村在人才密集程度上与硅谷极其相似,但大学教授、科技人员只满足于实验室的成果,转化为产品后老百姓是否买得起,从不是他们考虑的范围。而硅谷却不同,他们将工厂、学校、科研院所密切联系起来,形成有机整体。陈春先想一改中关村面貌,要在这里建立“硅谷体制”。

 

1980年10月23日下午,陈春先在数百人报告厅,面对那些没去过美国的同事们,做了一场访美报告。

 

“美国尖端科学高速发展的原因在于技术转化为产品特别快,那里已经形成几百亿美元产值的新兴工业。我总觉得中关村有很大的潜力没有挖出来。我们必须转变观念,革新体制。”

 

报告会后,陈春先率先创办了一家类似硅谷里的“公司”——北京等离子体学会先进技术发展服务部。之所以称为服务部,未叫公司,是因为没有研究所办公司的先例,也没有那个体制。陈春先既是等离子体学会的副理事长,又负责服务部全部工作,实际上和办公司差不多。陈春先拿着从北京市科协讨来的“批准文件”,到公安局刻了一个公章,到银行开了一个账户,“公司”便成立了。在当时,这一天只是平凡的一天。在以后的日子,越来越多的人将那天定义为中关村公司的诞生日。

 

服务部开始的业务是利用中科院的牌子和市科协的关系,到北京乡镇企业搞设计、解决技术问题,或讲课培训传授实用技术。1981年,参加服务部的人越来越多,业务也从咨询转到研制产品。服务部的主打产品是利用陈春先从美国带回的芯片,制造核聚变实验的电源开关。这一年,服务部赚到3万多元。服务部另一项业务是开办电子培训班,主要讲授计算机和电子技术。电子培训班造就了大批人才,被后来的人们成为“中关村电子一条街”初期的“黄埔军校”。

 

从电子一条街到新型业态聚集区

 

陈春先的服务部为科研所、企业从事各种设计工作后,不断被人举报,说其“挪用研究经费”、“中饱私囊”。服务部一度被查账、封门。直到一篇新华社的内参才挽救了服务部的命运,陈春先的做法得到了中央领导同志的首肯。

 

1983年,在陈春先等第一批创业者的带动下,“四通”、“信通”、“海华”等民营科技企业呈井喷状态,“中关村电子一条街”逐步成形。但是也有很多公司以“科技开发”的名义,走私、倒卖电子产品。“电子一条街”又被称为了“倒爷一条街”。

 

“倒爷”是80年代中后期特有的产物。在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过程中,尤其是在价格双轨制时代,他们利用计划内商品和计划外商品的价格差别,在市场上倒买倒卖有关商品进行牟利。在1986年兴办中关村试验区时,为了企业在中关村能形成产业群,形成足够的市场竞争,默许了“倒爷”的存在。1999年,《中关村科技园条例》明确规定,禁止企业经营或使用盗版及假冒伪劣产品。直到2008年,中关村每年新增4000多家企业,同时淘汰2000多家企业。

 

位于中关村大街1号的海龙电子城就是中关村进化中的产物。它的开业标志着中关村电子卖场时代的开始,“买电器到海龙”曾成为大家的共识。它鼎盛时期年销售额达60亿元,店内商铺数量多达600家,生意好时一家店铺一天能接上百个订单。但从2007年起,随着电商兴起,海龙开始走下坡路。假货横行,鱼龙混杂成了这里的代名词。每家店铺日均成交量下降至十几单。直到2015年3月,海龙电子城挂牌“智能硬件创新中心”,标志着海龙开始从传统电子产品经营向智能硬件创新转变。终于在2016年7月7日,海龙大厦贴出告示:即日起一至五层停止营业,升级改造。有17年经营历史的海龙电子城停止营业了。今年五月初,中关村最后一个电子卖场被拆除。

 

早在2015年10月,海淀区政府对外宣称,中关村大街未来3—5年内将完成转型,现有15万平方米的传统电子卖场将逐渐腾退。升级后的中关村大街全长7.2公里。目标是至2017年底,形成一批创新创业、科技金融、文化创意等新型业态集聚区。今年,人头攒动的“倒爷一条街”不见了,这已转型为创业企业孵化器、风险投资的路演场。2018年1—5月,中关村平均每天新设立科技企业达89家。数据显示,目前中关村高新技术企业总数超过2万家,其中上市公司320多家,新三板挂牌企业1618家。

 

在中关村,诞生过我国第一家民营科技企业、第一家不核定经营范围的企业、第一家无形资产占注册资本100%的企业、第一家有限合伙投资机构、第一个政府引导基金,第一部科技园区地方立法……从上世纪80年代初的“中关村电子一条街”,到1988年5月的北京市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再到1999年6月建立中关村科技园区,到2009年3月国务院批复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中关村走出了一条有别于硅谷,具有中国特色的科技与经济结合的新路子。

 

从北京海淀到辐射全国

 

30年来,中关村几代企业家投身创新创业大潮,先后诞生了联想、方正、紫光、用友、搜狐、百度、新浪等一批代表性科技公司。近年来,京东、小米、奇虎360、滴滴、美团、寒武纪等一批新生代科技企业快速崛起。

 

陈云霁、陈天石兄弟俩的寒武纪公司还未成立时,中科院战略性先导专项就投入数千万元资金。凭借着这笔“天使投资”,寒武纪团队在2016年初做出了全球第一个人工智能芯片的原型样片。“从来没有一个时代,把实验室的成果变成真实产品能这么容易。”一位活跃在中关村创业大街的天使投资人感慨。

 

就在几个月前,寒武纪公司发布了新款人工智能AI芯片——理论峰值速度每秒128万亿次定点运算,功耗不超过110瓦,在全球树立了AI芯片的性能和能耗新标杆。“我们的长期目标是,让人工智能芯片计算效率提高一万倍,功耗降低一万倍。”陈云霁说。

 

中关村目前有200多家科技企业孵化器、1490多家创投机构、500多家协会联盟等社会组织,助力科技型企业快速成长。在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计算机视觉、人工智能芯片、无人驾驶、高清和液晶显示技术等领域走在国际前列,已逐步形成了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和大健康、智能制造和新材料、节能环保、现代交通、新兴服务业等六大新兴产业集群。

 

今日的“中关村”早已超出地理的范畴,它立足北京,辐射全国。中关村的技术合同成交额约占全国三分之一,近80%辐射到京外地区。在京外建立了23个合作科技园或成果转化基地,设立分支机构超过1.2万家。中关村聚集了300多家跨国公司地区总部或研发中心,外籍从业人员总数近1万人,留学归国人员3万多人,“千人计划”专家1343人,占全国的19%。中关村成为了链接全球创新网络的重要节点和国际知名的创新创业活跃区。

 

新的中关村已经到来。中关村作为北京建设科技创新中心的主阵地,形成了“一区十六园”的格局。十六个分园不断强化创新服务功能,落地了一批高精尖项目,建成了一批特色产业园区。中关村正立足世界科技前沿,成为首都高质量发展的创新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