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过激行为遭解聘公司被判赔,劳动权益、用工自主权如何平衡?

2019/9/15 0:35:26

过激行为遭解聘公司被判赔,劳动权益、用工自主权如何平衡?

文/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 陈琼珂

 

不少人遇到不快在微信朋友圈里吐槽一下,可家住松江的陈女士却因对工作不满,在朋友圈中发布不当言论和图片,被公司解除劳动关系。虽然她与公司的劳动争议纠纷一路经过仲裁后诉至上海一中法院,并以获得赔偿金1.2万元告终,但陈女士也为此丢掉了工作。

 

案值虽小,却引发争议。有人认为,这样的人就应该丢饭碗,法院为何替她“张目”?也有人认为,法院依法判决没问题,但《劳动合同法》应该修改,切实尊重企业的用工自主权。

 

陈女士是清芯公司的一名员工,因工作上的事情对同事心生不满,一气之下便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发布了五张同事的照片及三张淫秽图片,并且在文字部分用英文表述侮辱性内容来发泄不满情绪。由于陈女士发布的内容却被朋友圈好友的陈女士所在公司总裁、外籍同事以及客户等看到,公司据此认为陈女士的行为给公司声誉造成了严重影响,并以此为由解除了与陈女士的劳动关系。

 

被解除劳动关系后,陈女士并不服气,认为其在微信朋友圈上发布照片的时间是8点左右,并不是工作时间,不应受到清芯公司的处罚,并向松江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仲裁中,清芯公司称其依照员工手册中“制造谣言、恶意中伤、侮辱、诽谤、恐吓、威胁、危害上级、同事”的规定,解除劳动合同,符合规定。但仲裁委员会认为公司未能提供证据证明陈女士行为对其声誉的影响程度,于2015年9月8日裁决清芯公司支付陈女士1.2万元赔偿金。

 

清芯公司不服,以仲裁委适用法律法规错误为由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仲裁裁决。法院经审查认为,在劳动争议纠纷案件中,因用人单位作出解除劳动合同决定而发生劳动争议的,由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清芯公司依照员工手册规定解除陈某的劳动合同。经查,手册中规定,严重扰乱工作秩序,影响公司、项目正常工作秩序,破坏公司工作管理缺席,造成恶劣影响的行为,公司才有权立即予以辞退。故仲裁委员会认为清芯公司未能提供证据证实影响程度,并在认定相应事实的基础上作出裁决,不属于适用法律、法规错误。并于近日裁定驳回了清芯公司撤销松江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的申请。

 

这个案件虽然以陈某胜诉而告终,但是却留下了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将来对《劳动合同法》进行修改时,如何在强调保障劳动者合法权益的同时,尊重和保障用人单位的用工自主权?

 

就以本案为例,根据报道,公司虽在其员工手册中具有“制造谣言、恶意中伤、侮辱、诽谤、恐吓、威胁、危害上级、同事”的规定,但是因该员工手册同时规定,只有在严重扰乱工作秩序,影响公司、项目正常工作秩序,破坏公司工作管理秩序,造成恶劣影响的行为,公司才有权立即予以辞退。故在公司未能提供证据证明陈某行为对公司声誉影响程度的情况下,裁定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关系,从劳动仲裁裁决的技术性角度而言,并没有什么值得争议的地方。

 

但对于现行《劳动合同法》本身,却存在不同的争议。一些人认为,与用人单位相比,劳动者本身处于弱势地位,想要获取、保存相应的证据不易,因此法律偏向劳动者是公正的。不过也有人提出,按现行法规,劳动者工几乎可以没有任何成本地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但是用人单位的用工自主权却被极大地限制,只有在严格符合《劳动合同法》所明确规定的几种情形下,才有权与劳动者解除劳动关系。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曹宝华建议,现行《劳动合同法》部分条款对劳动者较为偏袒,对企业保护不足,需要进行修改。他举例说:劳动者只要提前一个月书面通知用人单位,就可以解除劳动合同,而对劳动者离开给企业带来的损失没有规定具体的法律责任。他说,这些条款,不仅降低了劳动力市场雇佣的灵活性,挫伤了投资者积极性,而且弱化了企业用人权、管理权等。

 

上海里格律师事务所安翊青认为,即使按照《劳动合同法》的规定,对于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员工,公司可以立即与其解除劳动合同。由于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情形有千千万万种,导致公司往往无法全部以文字的形式一一描述,即使有描述,很多情形也无法像旷工这样,可以通过数字量化的方式,明确将连续或累计旷工几天规定为严重违纪。这造成了很多公司在遇到员工发生无法量化的严重违反规章制度的行为时,因为在证明其严重性上存在困难,而处于束手无策境地的现状。

 

“陈某的行为明显违背社会道德底线,哪怕以一个不懂法律的社会公众来看,客观上也肯定会使公司同事和客户认为该公司内部存在严重的管理问题,降低公司同事和客户对该公司的社会评价,公司管理者完全有合理理由,通过与其解除劳动关系的方式,重新恢复公司内外的正常秩序。”安翊青认为,如何去举证社会评价的降低是否已经达到严重程度,在实践中是存在很大难度的,这也成为了本案败诉的关键因素。从这个角度来看,现行《劳动合同法》中有关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的相关规定,过于限制了用人单位的用工自主权,不利于用人单位对劳动力资源的合理配置。

 

在多个场合,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表示,现行劳动合同法对企业的保护十分不足,在用工等方面都有体现,降低了中国劳动力市场灵活性,不利于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且越来越明显。全国两会期间,不少企业界代表也呼吁,修改现行《劳动合同法》,把促进就业作为基本立法理念,对明显偏颇条款进行修订和完善,把过于僵化的条款剔除,适当加强对企业投资者权益的保护。

 

“近期,财政部以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都已经提出要进一步修改《劳动合同法》的设想,消除其中不利于劳动力资源配置的部分规定,我个人对此持欢迎态度。”安翊青表示,未来的新法中也应当给予用人单位更为宽松的用工自主权,让市场的手段去调整用人单位和劳动者之间的劳动关系,以无形的手去实现两者之间的权利义务平衡。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